系列文第二篇,含推薦理由的第一篇在這裡:

 


漫畫推薦:辛辣與溫暖兼容的人性謳歌──〈不思議少年〉其一

 

 

其二抒發對不思議少年第二卷的想法。

四個故事:

第四話 【鐵雄】

第五話 【蘇格拉底】

第六話 【塔瑪拉與德米多利】

第七話 【雷斯利 海渥德與山田正藏】

jmydm0001-11764  

 

 

在不思議少年系列文完成第一篇後,布菇覺得自己抓到了一點感覺,

但是在細讀第二卷後我發現自己又遇到了問題:看不太懂怎麼辦QAQ

山下和美老師很會說故事,所以這並不妨礙我從故事感受到的震撼和趣味

然而想要細細品味台詞,以及故事為何如此編排等等,

深深覺得自己腦袋不夠用了,我覺得第二卷的故事又上了一個層次

跪求高中喜愛亂扯旁徵博引的國文老師ORZ

 

 

為甚麼說第二卷的故事上了一個層次呢?

在第一卷的故事中,少年的態度都是「旁觀」。把手伸進去攪一攪,然後看著那些人物的反應,看他們如何抉擇,看他們成為怎麼樣的人。他的目的本身就是「看著」。少年通透犀利地剖析人性,他的出現是突兀的,而他的話語與舉動對故事主角影響皆舉足輕重,因此我們很容易地接受少年是「化外之人」,把少年的話當作一把正確的尺去衡量人物的行為。

在閱讀第一卷內容時,我只需思考少年的話以及故事中人物的態度,少年彷彿是說書人的化身,而不是故事的一部分。

 

然而在第二卷中,少年變得鮮活了。他會哭、會生氣、會迷惑,他為了「看著」以外的目的而插手那些人的人生。本是超脫於世俗的道德標準忽然有了私心,變得有血有肉,少年擁有了屬於他的態度。也因此,少年做出的行為與說出的話不再是唯一正確,儘管犀利依舊,但一旦少年有自己的立場,那些話便不再客觀。

當我嘗試解析故事的時候,不只要思考人物是怎麼想的,也要把少年是怎麼想的納入考慮。變數多,擦撞出的火花也更多,故事變得更有趣更猜不到走向的同時,「讀懂它」也變得有難度了。

偏偏山下和美又不是會把一切故事背景白紙黑字交代清楚的人(好吧,其實我就喜歡她這一點),要讀它就得反覆咀嚼書中人物的動作與台詞,拼湊出整個故事的前因後果。

由於布菇的腦汁、智商與閱歷等等限制,導致我有些地方其實沒看懂。如果有人能解答布菇的疑問,哪怕那僅是你的推測,我都很感謝\(>W<)/

 

 

第四話 【鐵雄】

從角色的衣飾與提到的地名可以確定故事場景是日本

而從「好大的炸彈把大家都殺死了,只剩下媽媽」、「你這樣的孩子是無法在東京生存的」「有甚麼辦法,全是戰爭不好」,我想時代背景應該是二戰後,主角鐵雄是原爆症受害者。幼年鐵雄與少年相遇是在東京時,當時鐵雄提到「西邊的炸彈」,不論鐵雄母子來自廣島還是長崎,地理位置都符合。原爆症是原子彈爆炸後,由於暴露在強烈輻射中而引起的許多後遺症,惡性腫瘤、白血病、心肌梗塞、腹瀉、咳血、嘔吐、脫髮、乏力、白細胞減少症等等。鐵雄最後吐血而死,符合原爆症症狀之一。

 少年曾想「那我...特地讓他活下來,不就白費了?!」,所以可以合理推測在少年與鐵雄相遇時,鐵雄已命不久已,而少年出於某個目的使用能力讓鐵雄活了下來。

我想應該不是指救出被毆打責罵的鐵雄,而是在這時動了手腳,不過我在第一次看時完全沒注意到哈哈XD

d  

先談鐵雄。鐵雄性格溫和懦弱,長相其貌不揚(其實根本是標準砲灰壞人臉),但他有一副「神鍾愛的金嗓」。鐵雄喜愛唱歌,他在唱歌時感到由衷的快樂,他的歌聲吸引了少年,兩人在東京見了第一面。不久後,鐵雄母親帶著他投靠北海道的伯父一家。

鐵雄有一句口頭禪「算了,沒關係啦......」,在故事內出現過四次。

第一次是在東京時,少年對鐵雄說「我在這等你,想唱的話再來唱吧。」聽到少年這麼說,鐵雄在那瞬間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然而他得知即將離開東京後,想到願意成為自己聽眾的少年,「算了,沒關係啦......」鐵雄如是想。

第二次是在北海道,鐵雄的母親去世後。「算了,沒關係啦......」鐵雄如是說。

第三次是喜愛的女孩子結婚生子,原本為她而唱的歌頓時失去了對象,「算了,沒關係啦......」鐵雄想。

第四次是少年讓鐵雄站上世界舞台(應該是幻象),眾人為他的歌聲歡欣鼓舞,鐵雄卻反而不知所措起來。最後他說「算了,沒關係啦......我並不在乎能不能得到別人認同......」

我認為這四次分別代表了有可能理解鐵雄歌聲價值的人的離開。第一次是少年,鐵雄生平第一個聽眾。第二次是母親,最了解鐵雄的愛好的母親。第三次是表妹,理解鐵雄醜胖外表下柔軟的心。第四次是世人。前三句「算了,沒關係啦......」是不得已情況下,鐵雄的反應。最後一次卻是他主動拒絕,他發現自己不在乎獲得世界認同,只想「對我喜歡的人事物歌唱,這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是被動接受事實還是主動拒絕機會,鐵雄完全沒有揚名的想法,連尋求別人認同也不積極。

鐵雄曾自問:「我...唱歌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呢......?」

這個疑問,山下和美沒有在故事中直接回答。但最後鐵雄說他說並不在乎別人的認同,或許他的答案是回歸自身:因為喜愛唱歌所以他唱,還要唱給他喜歡的人事物。

最初,是鐵雄唱歌時毫無保留的快樂傳達給了少年,少年想著「有意思。這個聲音一定沒問題......」儘管遭受苦難,鐵雄沒有絲毫怨懟,仍真誠地愛著歌唱,哪怕鐵雄的心對唱歌有一絲保留大概也不會獲得少年的一句「沒問題」。可也是這個性格讓鐵雄甘於平庸。

擁有天下人求而不得的金嗓,鐵雄合該受世人爭相追捧。但事實上,他周圍沒有人注意到鐵雄的潛能,甚至連鐵雄自己也不重視,難怪少年「怒其不爭」。可是轉念一想,成就鐵雄純淨歌聲的是他的性格,讓他的歌聲明珠蒙塵的也是他的性格。讓人譴責不是,不譴責也不是,既想鐵雄攻利些積極些,又不想他喪失對唱歌純摯的喜愛......

X的好糾結!@-@!

 

 

一方面認同這是鐵雄自己的選擇,一方面又為他籍籍無名的死去感到心疼無奈。

最後的聽眾竟然是一隻狗,他卻為這隻狗一直跟著他聽他唱歌而感到高興。

(第一次讀覺得這隻狗在最後存在感超巨大,怎麼前面都沒個影,後來發現這隻狗很早就在鐵雄身邊了,但是太不起眼,我都把牠當背景。仔細看發現很多細節,譬如說原本纏著鐵雄唱歌的小儂沒心沒肺地跑走後,這隻狗卻還蹲坐在鐵雄面前聽他唱歌)

未命名    jmydm0016-21216    

未命名s     jmydm0018-12798

jmydm0026-18846

 

也難怪少年哭了,連我這個真正的旁觀者都想哭,從這個故事我沒有感受到第一卷故事帶給我的溫暖,反而忍不住眉頭一皺。

最後那幕狗狗頭上沾滿鐵雄吐出的血,一臉懵懂無知望著鐵雄的畫面給我衝擊挺大的。牠知道眼前這個人再也不會唱歌了嗎?牠知道擁有神鍾愛的金嗓的人在牠眼前消逝了嗎?牠只是一隻畜牲,再有靈性不懂也是自然,但牠偏偏是鐵雄最後認同的聽眾,是他周圍唯一會認真聽他唱歌的對象。

jmydm0027-12536

 

這個故事中少年不再是正確的尺,我們也無從評價鐵雄的選擇是否正確是否有價值。

只能說,「只為自己喜歡的人事物唱歌」這是鐵雄的態度。

那少年的態度呢

他會因為不爽就整人(不過少年很不思議,所以一下就整掉人家的舌頭)

他喜歡鐵雄的歌,所以想讓世界也認同他。(非常人性化的一面)

他說「憎恨、憤怒、悲傷、絕望,還挺合我的口味的。」但鐵雄不憎恨、不憤怒、不悲傷也不絕望,少年卻愛上他的歌。或許一開始少年以為自己只是對鐵雄的潛力有興趣,打算用憎恨、憤怒、悲傷、絕望培養他,憎恨戰爭、憤怒人的自私、悲傷所愛之人的離開、絕望自己命不久已(鐵雄從少年時期就開始咳血),然而最後這些情緒愣是沒有影響到鐵雄。

因為鐵雄「不爭氣」,所以少年生氣、不甘心,但這並不全出於少年自己的如意算盤受阻撓,最大的原因還是「真心愛著你的歌」,而印象中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少年在最後才「終於明白了」這點。

他曾灑脫超然地對鐵雄說「是人的話總有一天都會死。不用傷心。」但少年最後卻為鐵雄的死而傷心。

 

在這個故事裡,少年是任性自私的,而且不斷被自己說的話打臉 XD

少年總是以超脫的角度去看人性(沒把自己當「人類」),

但這個故事拋出一個議題:不思議少年也有人性嗎?

 

不解處下收↓求解!!

第一問:幼年鐵雄唱歌,旁人恍若未聞。少年:「這些人聽不見這個歌聲嗎?那就沒辦法了。」

為何旁人聽不見歌聲?沒辦法是什麼沒辦法?少年原本打算做什麼嗎?

 

第二問:少年對幼年鐵雄說:「我明白了。你是從遙遠的『西邊』過來的。」

這裡的西邊意味著什麼?雖然當下鐵雄理解成有炸彈的西邊,但我想少年應該另有所指,不然不會說「遙遠的『西邊』」。還有為何少年說完這句話,鐵雄出現剎那的驚訝?(還是突然了解了什麼嗎?)

jmydm0008-94953

 

 

 

 

第五話 【蘇格拉底】

這個故事一開始我以為是少年要拯救蘇格拉底,後來感覺像是要傳達蘇格拉底的風骨但都不是! 這個故事根本是一場哲學的思辨。

故事場景有四,現代希臘、古希臘雅典、幻象世界、現代日本。

少年先是在現代希臘蘇格拉底雕像懷裡跟它聊天(?),然後一跳跳到蘇格拉底即將被處刑的古希臘,少年帶著蘇格拉底看未來,橫跨過2400年時光,最後來到現代日本讓蘇格拉底跟未來的人們接觸,最後蘇格拉底堅持接受死刑兩人穿回古希臘,在看著蘇格拉底引下毒酒後,少年再度跳回現代。

 

前面說過這個故事根本是一場哲學的思辨,所以左方蘇格拉底VS右方不思議少年,兩方在對話過程中也是有勝有負一來一往。

辯題:你為甚麼要接受死刑?

PART I.

少年先攻:我聽你說,「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有勇氣說出這種話的人,為甚麼要被處死?我實在不明白。

蘇格拉底:我了解到自己一無所知,所以按照自己的心情採取行動。

(蘇格拉底事蹟舉證)

少年:為什麼不離開?

蘇:我不要。我根本沒有違反法律。

少年:不穩定的局勢下,遵守法律毫無意義。

蘇:不守法是不行的。逃跑也是犯法。

少年:說穿了,你覺得逃跑很丟臉。

(中場休息,少年小勝。獲得小結:死刑本來就很荒謬)

PART II.

少年:你想不想長生不死?

蘇:長生不死太無聊了。靈魂保持在最佳狀態前往黃泉國度,某種意義上就是一種永生。

少年:如果我說根本沒有死後的世界呢?

蘇:不管有沒有死後的世界,靈魂都是不滅的。

少年:你不怕嗎?

蘇:對於不知道的事物為何要害怕?

少年:如果你擺脫了一無所知呢?

(少年舉證,從蘇格拉底死後柏拉圖寫下老師的言行、雅典娜滅亡、馬其頓、羅馬、斯拉夫民族、十字軍東征、鄂圖曼土耳其、世界大戰......)

少年:人類根本沒有普遍的正義。

蘇:不直接對談是沒有意義的,光用看的根本無從了解。

(中場休息,少年小勝。獲得小結:人類根本沒有普遍的正義。蘇格拉底提出異議,表示少年舉證不夠全面,以偏概全)

PART III.

蘇格拉底嘗試與人對談提出反證,但未來的人沒人鳥他,唯一好聲好氣跟他說話的人卻準備尋死。幾經波折,那個人卻因「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這句充滿可能性的話選擇了活下去。

少年:不管什麼理由,死亡這條路是自己選的。你跟他都一樣。

蘇:不一樣。我證明了即使經過2400年,我還是活著。

少年:語言留在人們的記憶裡,但你的肉體已經不存在了。

蘇:你曾經死過嗎?

少年:沒有。

蘇:那你就無法說服我。如果你是長生不死,你就永遠無法了解死亡。而我們人類,不死一次也不會了解死亡是什麼。

(因為少年不會死,不了解死亡,無法反駁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勝。)

結論:死亡於我系未知,故而親身探索死亡。

 

少年算是服了,服了蘇格拉底的辯白,服了蘇格拉底這個人。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

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一無所知

最後,蘇格拉底送給少年一句話:「你可以比我認識更多的人,不要只是擦肩而過,跟他們聊聊吧。」

從此,少年帶著蘇格拉底的靈魂,為了另一次的相逢來到人間......

 

蘇格拉底自詡為產婆,他總是與他遇見的人閒談,透過提出問題,讓對手承認自己理論上的弱點。他認為自己不是教師,那是「智者」,而他自己是「哲學家」,他無意教導別人,反而想從那些與他談話的人身上學到東西。

少年長生不死無所不知,但蘇格拉底說因為長生不死無法了解死亡,所以少年不算無所不知。既然非無所不知,那就有需要學習的地方。故事裡的蘇格拉底勸少年多跟人們接觸,將自己的「學習方法」給了少年,這個「學習方法」是蘇格拉底理論的核心,可謂蘇格拉底的靈魂,所以少年最後才說「我帶著蘇格拉底的靈魂,為了另一次的相逢來到人間......」

f

jmydm0073-13003

jmydm0074-20288

 

我很喜歡少年一系列的表情變化。

 

 

這個故事有滿滿的前傳味道啊!

反正少年能穿梭時空,前面發生的故事、過去年代發生的故事,在少年主觀時間上可能都不是最初的。反倒是這個故事解釋了少年的動機(之一)。延續上個故事的思路,如果少年還是像第一卷一樣的非人存在,那他的作為是不需要動機的。就像一把衡量的尺,就像旁白,就像推動故事的NPC。但是從第二卷開始,少年展露了各種情緒,還有了動機。在這個講述人性的故事裡,少年成為故事的一部分,那少年是否也具有人性呢?

當然,這則故事裡還有許多關於死刑、正義等等議題的提問與反思,如果要細究,這個故事絕對是第二卷裡最複雜的。但我不喜歡複雜的東西哈哈XD 布菇就只講主線噠~(>3<)~

還有故事裡蘇格拉底說,害怕不知道的東西沒有意義,這句話我同意,不知者無懼,有時反而能大刀闊斧解決問題。不過,有時候正因為是未知所以令人害怕。我知道這三句話涵義不同,但身為孬孬的人類我還是想說,雖然害怕沒意義,但還是會害怕啊......

(不然遊樂園鬼屋為什麼要排隊?腦內小劇場↓

蘇格拉底說,害怕不知道的東西沒有意義。

鬼屋黑乎乎,我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所以我不害怕!

鬼屋:「......那你別進來玩我了」)

 

不解處下收,求解!!

第一問:山下和美把蘇格拉底畫的好Q,我一直覺得他很像小時候看過的迪士尼某部作品的某個角色,但我想不起來(苦惱)

(拍飛!!!這個問題不是重點)

jmydm0037-66847

 

第二問:少年帶蘇格拉底看遍各個年代各個民族,大部分都可區分一二,不過這格(紅框處)畫的是啥?(西藏?非洲?外星人?西藏同胞別打我QAQ)

jmydm0049-30592

 

 

 

 

第六話 【塔瑪拉與德米多利】

天啊!這是...這是一個...愛情故事!!!!

看到第六個故事,終於有愛情故事了(抹淚)。我的少女心獲得大大滿足!QvQ

不過山下和美出手,這注定不是俊男美女斬斷萬千阻礙獲得幸福的故事。

這是一個平淡到會讓你哭出來的愛情故事(褒義)。

 

那是一個為人們與眾神所遺忘的土地.......

在森林深處,拉拉族正舉行婚禮,新郎叫德米多利,36歲,新娘叫塔瑪拉,14歲。這兩人是拉拉族中最年輕的兩個人。德米多利是森林深處的燈塔管理人,燈塔負責照亮航線,而定期航班的駕駛也由拉拉族人擔任。塔瑪拉的任務就是生下燈塔管理人的後代,繼續守著這座森林深處的燈塔。

婚禮進行中,少女塔瑪拉想逃,卻被德米多利抓回來。德米多利高壯、嚴肅,對塔瑪拉不可謂不兇悍。少年對一心想離開的塔瑪拉說「10年。如果過了10年你還想離開就往北走」。

德米多利會用皮鞭打老鼠,然後仍進爐火中。塔瑪拉既害怕他又不喜歡他的粗鄙無禮。

德米多利幾乎不說話,開口也是祈禱「神啊,請賜給我們孩子」。

塔瑪拉操持家務,德米多利管理燈塔、伐木砍柴。狗群向塔瑪拉低吼,德米多利會喝斥牠們。

兩人就這麼彼此相依過了十年。

十年後,塔瑪拉跟狗群們混熟了,半夜駕著狗拉的雪橇離開燈塔往北走。在黑暗的森林裡穿梭,塔瑪拉滿心認為自己即將離開黑暗看見光亮,看見光亮時她非常興奮,但她隨即發現光亮所指之處竟是自家燈塔。狗群們在燈塔光照到身上後停止了前進,德米多利再度找到了塔瑪拉,將她又帶回來。德米多利沒有生氣,沒有怒吼,只是一貫的沉默。少年對塔瑪拉說「再過幾十年後,你還是真的想離開的話......我會再來的」。

兩人又相依為命過了幾十年。

德米多利已經老的幾乎走不動了,中年的塔瑪拉處理家務也越來越幹練,沒有她的幫忙,德米多利就什麼也不會做。現在塔瑪拉已經會單獨用拖鞋打老鼠了。他們的時間全在平靜中度過。「這樣的人生......其實也不壞」塔瑪拉想。「但是...我還是想到遠處去...」

又一個春天即將來臨時,塔瑪拉穿戴整齊,對德米多利說:「我走了」。德米多利笑著說:「我送你」。拄著拐杖,拖著不方便的腿腳來到屋外,臨別時塔瑪拉不放心地一再叮囑他,德米多利一一應了。最後,他送給塔瑪拉第一也是最後一份禮物「雪中最早綻放的花朵」,「春天,就要來了」他笑著說,頭髮花白皺紋滿臉,口裡還缺著牙,德米多利的笑容實在稱不上好看。語畢,德米多利舉起不靈便的腿用力踹了雪橇,狗拉著雪橇載著塔瑪拉飛快地向前奔馳而去。

在森林中前行,天色漸暗。流著淚的塔瑪拉看向剛亮的燈塔,笑了。她說:「燈塔終於亮了,真是費了不少時間」「我要回去,他這陣子都走不太動。」黑暗的森林中,塔瑪拉的雪橇再次往光亮駛去,這次光亮的盡頭仍是一座燈塔。

不知又過了幾年。

這是90歲的航線的駕駛員西根的最後一次飛行,已經沒有人接替他的位置了。他向燈塔空投下最後一份物資,歡快地說「向逐漸滅亡的我們乾杯!」

老年的塔瑪拉閒來無事捧了一把花到德米多利墓前跟她過世的丈夫說話。說是墓,也不過是兩根木頭架起的十字罷了。同樣的墓在森林還有許許多多,人卻只剩下塔瑪拉一個。她將花裝飾在墓旁,邊說著「耶?我哪裡也不去啊!太麻煩了,呵呵呵。」

塔瑪拉與德米多利沒有生下一男半女,拉拉族即將消失。塔瑪拉回想一生,她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與一個人相逢。「這就夠了,這樣就足夠了」她想。

最後,塔瑪拉在燈塔裡,她的床上,安詳地死去。桌上的相框裡押的是德米多利送她的早春花朵。

在濃密的樹海深處,有對夫婦兩人相依為命了一輩子......

 

拉拉族的俗諺說:「人在黑暗中追尋光芒,在光芒中追尋黑暗」

少年問:「所謂的黑暗是這裡?還是森林外面?光芒所在的地方是這裡?還是森林外面?」

表面看來,森林深處是暗的,森林外面是亮的。

然而,有燈塔處也是亮的,離了燈塔是暗的。

塔瑪拉的一生正符合那句俗諺。

jmydm0108-11478

 

我覺得山下和美的單頁構圖都很棒,前面蘇格拉底飲毒酒那一頁也是~~ 

 

 

我超愛這個故事的!不想多做評論就把整個故事翻成文字版了XD

好吧。其實我覺得少年對這個故事影響不大,少年就跟塔瑪拉聊聊,讓她了解自己心中真實所想為何。這個故事的本質就是最後說的:個人相依為命過了一輩子。(少年別當電燈泡了,故事沒你也可以進行下去)(咦)

不過那句「人在黑暗中追尋光芒,在光芒中追尋黑暗」真是讓我心有戚戚焉。這不就是在說 人在忙時巴不得懶懶散散過日子,真的閒了又搗鼓東搗鼓西,想忙嘛! 妥妥的人犯賤呢! (欸)(意境好像差有點多)

 

不過這個故事我仍有不解之處, 

少年對塔瑪拉說:「你是待在光芒裡會主動尋找黑暗的人」 

問:這是指塔瑪拉待在光亮的燈塔中仍追尋著森林外的世界,還是說即使離了森林塔瑪拉仍會一次次回去? 還是其他意思?

4/21 感謝格友慕痕幫解!!「感覺像是說塔瑪拉並不是得到了幸福穩定美好的生活就甘願的人,就算身處這種光明中,心臟卻總是躍動,即使打破了毀滅了現在的生活也在所不惜,可能就跟很多人明明生活安定卻帶著不滿足然後遇到了甚麼轉機就改變轉向地的那種感覺類似吧!」

我先前太在意言語的解釋,其實怎麼解釋都可以,光明代表美好,但多的是有人身處幸福美好中卻想著改變、脫離現況,想著跟現在不一樣一定更好,這跟人的見識、善惡無關,更偏向人性(果然犯賤呢)(欸結論不對吧XD)

 

 

第七話 【雷斯利 海渥德與山田正藏】

 

這個故事完全是猜不到結局的那種!

雙線並行,一邊是美國犯下謀殺案的男星雷斯利被無罪釋放後,受人追殺;一邊是日本的一對老夫婦山田正藏照顧癱瘓的妻子,飽受煎熬,幾欲扼死自己的妻子。而少年在兩邊穿梭著,不斷勸著兩人「面對真相」,一邊讓雷斯利逃離追殺,一邊阻止山田正藏殺死妻子。

少年跑得是那個累啊!這可是少年目前為止最為狼狽的一個章節了。

但少年是為了甚麼呢?

「不為甚麼。只是覺得偶爾有這麼一天也不錯......我想大概不會有人注意到,今天是人類誕生以來最初也是最後的奇蹟之日。」

 jmydm0136-12239

這個偉大的奇蹟人所覺的角落被少年完成了。

這個奇蹟的價值正是無人注意。一個平靜無波的日子。

 

一開始只是兩個毫不稀罕的社會案件,少年的目的完全不明。少年的言行依舊高深莫測,但看他莫名努力莫名拼命,最後竟是為了既是偉大的奇蹟卻又為不足道的日子。我忽然覺得:

少年好可愛啊啊啊啊!

第二卷結束,不思議少年在我心裡又多了一個形象,這真是他最像真正少年的一個故事了。(認真)

這個故事是猜不到結局系列,但一旦知道結局再看就很好懂了。(所以我真不是故意寫這麼短喔XD)

 

如果說第一卷是殘酷但溫暖的故事第二卷就是催你難過淚但最後又讓你幸福笑的故事。鐵雄死了。蘇格拉底死了。塔瑪拉與德米多利死了(拉拉族還滅族)。但偏偏第二卷最後一個故事度過了沒有任何一個人被殺的一天,雷斯利與山田夫婦都還活著。

山下和美老師,不帶這樣玩讀者的!!(興奮+怒)(果然讀者就是M)

 

 

以上。不思議少年系列心得文其二,請靜待其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布菇 的頭像
布菇

今天心情好

布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